欢迎来到玩加电竞

男子闹市路牌上坐6小时 高压水枪也冲不动(图)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8-11 01:11

  上百人驻足围观,十字路口被堵得水泄不通,警察和消防官兵紧张地忙碌着……昨日上午9时许,因为一名男子的极端行为,在西体路与马家花园路交会的十字路口出现了混乱一幕。为帮父亲“讨公道”,该男子不顾众人的劝说,也不睬高压水枪的喷射,毅然迎着寒风在五六米高的指路牌上一坐就是6个多小时。

  男子被消防官兵救下来后,北巷子派出所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对他处以治安拘留10天。

  昨日上午9时许,通锦桥西体路路口的道路指示牌下出现了一对母子,两人仰头看了看五六米高的指路牌,随后取出一副电工用的铁蹬脚,30来岁的儿子挎着大包,踩着铁蹬脚两下三下就爬到指路牌顶端。在横杆上坐稳后,男子从包里取出一个扩音器,含混不清地对着过往路人一遍遍大喊。老母亲在地面介绍,坐在指路牌上的男子叫张清洁,今年32岁,是她的小儿子,因为她的丈夫和单位有矛盾,所以儿子想通过这种方式为父亲讨回公道。

  上午11时,记者闻讯赶到现场时,坐在指路牌上的张清洁仍手举扩音器,向路人播放录下来的“冤屈”。一阵寒风吹过,冻得他嘴唇发紫、双手乌青,但坚持不肯下来。如此一来,指路牌下的人群越聚越多,因为地处十字路口,过往车辆也好奇地“刹一脚”。因为事件已严重影响了交通,市交警二分局只得不断地向此处调派警力进行疏导。

  半小时后,为了劝说张清洁下来,警方答应了他的要求,找来其父亲所在单位的领导。匆匆赶来的这位领导拨通张清洁手机,试图劝他下来商量。无奈张清洁情绪极为激动,他的老母亲也丢掉拐杖,一屁股坐在大街上。

  随后,一辆消防车向指路牌缓缓靠近,准备让消防官兵直接把张清洁拖下来。不料,张清洁又从包里摸出几个塑料瓶子,把里面的黄色液体往自己身上浇。一名路人闻了闻溅在自己手指上的液体,惊呼:“是汽油!”为安全起见,警方和消防迅速在周围拉起警戒线时,张清洁已在指路牌上坐了大约4小时。担心他体力不支而坠落,消防又在指路牌下面放了一个高达两米的救生气垫。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淡淡的汽油味,一旦出现明火,危险可能一触即发。消防特勤1中队和5中队的消防官兵当机立断,决定对张清洁实施“水攻”,一来可以稀释掉他身上的汽油,二来也可以把他逼下来。

  简单准备之后,两架高压水枪对准张清洁。然而,强压下的冰冷水龙,只能冲掉张清洁手里的扩音器和头上的棉帽,却冲不走他要继续坐下去的决心。20多秒钟的喷射后,张清洁头发蓬乱,衣裤湿透,一阵冷风吹过,个头矮小的他开始哆嗦,使劲咬牙强忍。

  下午2时05分,担心张清洁摔下来,消防官兵又从附近找来四张床垫拼在下面,并用棉被裹住旁边电杆的钢绳和垃圾桶,以防他坠落时受伤。

  2时20分,为了近距离劝说张清洁下来,消防在指路牌旁边竖起木梯。起初,一位消防官兵爬上去准备与张清洁对话。久未开口的张清洁见状又开始大喊,让消防官兵别理他,并倾斜身体试图把梯子踹开。双方再次陷入僵持。

  下午3时02分,消防和警方开始执行第三个营救计划。一架木梯在指路牌右侧升起,一位消防官兵在腰上系好安全绳后,顺着木梯爬上路牌的横杆,慢慢地向张清洁所在的位置靠近。为了转移张清洁的视线,另外一位消防官兵开始在路牌左侧搭梯子。趁张清洁专注于踹梯子不让官兵乙靠近的同时,官兵甲终于如过独木桥般来到张清洁身后。

  为了安抚张清洁的情绪,官兵甲拉着安全绳慢慢蹲下来,开始和他攀谈,希望消除掉他的戒心。不料,张清洁却很警觉,试图把自己的身体挪向另一侧。看到他摇摇欲坠,官兵甲无奈之下只好满足他的要求,退到指路牌中间。

  3时11分,趁张清洁忙着向官兵甲喊叫之时,官兵乙手脚麻利地用绳子把木梯和路牌柱绑在一起。再也踹不开梯子的张清洁犹如一头困兽,被两位消防官兵夹在中间。随后,官兵乙又借机用绳子把张清洁的右腿捆在路牌杆上,让他再也无法动弹。最后,两人合力为张清洁系安全腰带。3时25分,像滑轮吊东西一样,在指路牌上呆了整整6个多小时的张清洁终于平安回到地面。

  随后,张清洁被带到北巷子派出所,警方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对他处以治安拘留10天。

上一篇:德国艺术家利用高压清洗器在日本水坝上作画(图

下一篇:用高压清洗机 在家也可以洗车了